公司名稱:沈陽泓嘉雕塑廠家

公司地址:沈陽市皇姑區鴨綠江北街西窯鋼材市場4號門北走200米

手機:15840285555

電話:024-8813-4225

座機:024-8815-3563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新聞中心 >> 廣場雕塑的大眾化與娛樂化

廣場雕塑的大眾化與娛樂化

作者:不詳  來源:原創  發布時間:2018/12/25 18:19:13

一、大眾文化催生了“泛雕塑”現象的出臺
 
所謂“泛雕塑”的“泛”,指的是一種超越傳統而狹隘的本體論雕塑觀念,走向更為寬泛、博大的綜合式、開放式的雕塑概念,傳統雕塑的概念只是包含了“雕”(減法)和“塑”(加法)兩種方法, 無論是在材料、技術手段,還是在美學觀念、文化意蘊上都是單一、狹隘,它追求的是一種單極、線性的藝術邏輯和美學理念,而泛雕塑則是具有多維性、多元化(多樣化)、開放性的概念,它不僅包含傳統概念中以雕刻為主的雕塑,還涵蓋包含立體造型的藝術,比如裝置藝術、現成品藝術、大地藝術、觀念藝術、行為藝術、多媒體藝術等等。
“泛雕塑”概念的提出,和當代大眾文化的興起以及當代審美的泛化、藝術的通俗化、藝術的綜合化等的興起緊密地聯系在一起。“泛雕塑”意味著在當代大眾審美空間的泛化前提下,以一種寬泛、包容和多元的評判標準來重新審視雕塑不斷變革和拓進的趨向,它表明當代雕塑已不是封閉、獨力的藝術樣式,它日益與相近的姊妹藝術彼此交融、相互影響,這說明對雕塑概念的定位,必然是跨界的、整合性地研究,也就是說必須要把當代雕塑置放于當代泛文化、泛審美的大背景下予以反思,把相似而又不同的藝術門類加以融會、統一,在多元化的視點將雕塑與其它藝術新樣式彼此比較、印證,同時也在不同文化和不同藝術樣式的對接與整合中發現新的雕塑生長點。這種“泛”,并不是空洞、混亂的拼湊。它是在泛文化、泛審美的趨向影響下產生的新的雕塑觀念。
所謂泛文化是指文化本身是一個大系統,它包括了三個層面:其一,文化作為人類區別于其他動物的“類特性”,是人類生命活動的基本規定及其產物。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文化就是人化。文化是人類獨有的現象,文化問題也就是人的問題。文化是人的文化,人是文化的人。離開了人,也就無所謂文化;其二,文化作為不同的生活方式及其活動成果的統一體。在這一意義上,文化即是“社會化”;其三,文化作為人類社會大系統的一個子系統,它所揭示的是一定社會的精神生活的方面,是人的意識領域的特殊性問題,因而必然具有一定的價值取向。在這個意義上,文化就是“意識化”。將這三個層面統一起來,一言以蔽之,文化是人類的、社會化的、意識化的特質的總和。廣義的文化,包括人類物質生產、精神生產的所有活動、過程和產品。
文化主要表現于兩大系列:一是個人的行為運行機制,它以個人需要為起點,以行為方式為基礎,以價值觀念為中介,以一定的結果和產品為結局;另一個是社會運行機制,它以社會物質生產為基礎,以一定的社會組織、規范、制度、法律為中介,以一定的社會意識形態為主導,相互作用而又相互制約,以維護整個社會的生存和發展,其中也包括引起社會的動蕩和變革。與這兩大系列的各個有關環節相對應,我們可以把文化構成要素分解為四個方面:
其一,物質文化,即體現于物質生產和物質產品方面的文化層次,包括物質資料的生產、物質資料的消費方面的文化。
其二,精神文化,指文化的心理、觀念的層次,即呈現于人的內心世界的文化層次。
其三,行為文化,指文化的行為方式層次,即行為模式、禮儀規定、風俗習慣等。
其四,制度文化,指文化體現于社會管理者認可和規定的交往方式的層次,即每個社會成員必須遵守的規程、準則、紀律、法律以及組織形式等,它以占據社會統治地位的階級的意識形態為指導,在社會生活中具有明確的權威性。這四個部分由外到內、由淺入深,共同組成了文化的有機整體。
隨著經濟發展和文化繁榮,隨著現代大眾傳播手段的迅速普及,隨著大眾生活條件的改善和消費觀念的改變,隨著大眾閑暇時間的增多和娛樂要求的升高,一種新型的大眾文化開始崛起。大眾文化目前已經滲透到生活和藝術的各個領域,包括時裝、服飾、旅游、廣告、選美、影視、音樂、舞蹈、美術、通俗文學、肥皂劇等方方面面,成為豐富多彩的生活的組成部分。大眾文化的崛起已成為一個無可爭議的客觀事實。大眾文化是適應新的時代生活需要而產生的新型文化,帶有鮮明的時代印記和特定的精神內涵。它具有五個基本特點:第一,它是一種依賴大眾傳媒的信息時代的文化;第二,它是一種消費型的文化;第三,它是一種市場文化; 第四,它是一種與國外接軌的世界性文化;第五,它是一種通俗化、大眾化的文化。[2]
伴隨著大眾文化的崛起,美學也擺脫了神秘、高雅,開始走向日?;?、生活化,這種日?;?、生活化主要體現在三個方面:
其一,指的是那些藝術的亞文化,即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20世紀20年代出現的達達主義、歷史先鋒派及超現實主義運動;其二,指的是將生活轉化為藝術作品的謀劃。在藝術反文化的發展中,在19世紀中后期的先鋒派藝術中,生活方式是一個重要的主題,這種既關注審美消費的生活、又關注如何把生活融入到(以及把生活塑造為)藝術與反文化的審美愉悅之整體中的雙重性,在一定程度上與一般意義上的大眾消費、對新品味與新感覺的追求、對標新立異的生活方式的建構聯系起來;其三,指充斥于當代社會日常生活的迅捷的符號與影像。影像在當代消費社會所起的作用越來越大。影像生產能力的逐步增強、影像密度的逐步加大,使它所涉及的領域無所不在,影像將我們推向了一個全新的社會。在這個社會中,真實與影像之間的差別消失了,日常生活以審美的方式呈現出來,也同時出現了仿真的世界和后現代文化。

美學的泛化和俗化,導致由審美向審丑、從美到非美的蛻變。美和藝術正在告別傳統的優美、崇高、悲劇等范疇,走向荒誕、丑陋與消費。在流行藝術的大舉進攻下,精英藝術開始向流行藝術靠攏,二者已不再存在涇渭分明的界限,而是互相滲透,甚至長期受到壓制的流行藝術開始凌駕于精英藝術之上。由于流行藝術的沖擊,導致了傳統美學的審美閾限、藝術疆域的根本改變。[3]新的美學樣式的出現,使傳統的美與藝術的外延邊界不斷地被侵吞、拓展,甚至是被改變。這是一個美學擴張的時代,審美內容、讀者趣味、藝術媒體、傳播途徑都在發生一場巨變。美和藝術的選擇比以往更自由、更廣泛,美與科技、美與環境、美與商品、美與傳媒、美與勞動、美與交際、美與行為、美與生活都在相互滲透。[4]藝術的獨創性、個別性日益被消解,藝術的復制性、大眾化、消費性愈加強烈和突出。這一方面導致了藝術的生活化,另一方面也導致了生活的藝術化。審美與生活的同一導致了美學從單一走向多維、由 確定性走向了非確定性,總之美學走向了泛化。在泛文化、泛美學的刺激和浸淫下,雕塑藝術也逐漸地走向了泛化。藝術不再追求高高在上、曲高和寡的精英意識,而是努力尋求與大眾的融合,滿足大眾的審美趣味,成為大眾休閑娛樂的媒介。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