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名稱:沈陽泓嘉雕塑廠家

公司地址:沈陽市皇姑區鴨綠江北街西窯鋼材市場4號門北走200米

手機:15840285555

電話:024-8813-4225

座機:024-8815-3563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新聞中心 >> 唐代雕塑藝術鑒賞

唐代雕塑藝術鑒賞

作者:不詳  來源:原創  發布時間:2019/1/13 8:17:18

謳歌大唐藝術已成為時代的共識,器宇軒昂、波瀾壯闊的唐代藝術,其風格形式在浩渺的中國古代藝術世界里極具特色,堪為典范,影響至今。陶冶并感動了一代代華夏子孫,其風范為人們所敬仰與追求。石雕、銅雕、玉雕和陶塑,展示了唐代藝術栩栩如生的立體效果。唐代的舞馬與陶俑共鑄唐風,形成了唐代藝術的靈魂,同時唐代的佛教藝術也達到了歷史的新高峰。威武與柔媚相濟;挺拔與嬌美相隨;粗獷與細膩相伴;創新與時代相容,大唐盛世是一部恢宏的歷史史詩。

英國牛津大學博物館藏 唐馬 40.5X43.5厘米

唐 白石雕仕女 高 35.5cm
唐代經濟發達,文化蓬勃發展,雕刻家亦在魏晉南北朝所形成的相對完整的雕塑美術框架之中發揮出了獨特的唐代審美風格,無論繪畫雕塑皆注重寫實,人物形象的塑造通常豐腴飽滿,神態栩栩如生,反映出盛唐崇尚健康的審美情趣,極富時代風貌。雕塑面部五官、肩部、側面常以流暢的渦線、弧、棱表現,刀工細膩,手法柔和,眉眼等處常保有印度早期佛教雕塑之風格。唐代石雕皆有強烈的歷史使命感,具備禮儀性,在豐富的藝術表現力之下是唐代追求萬世一系、江山永固的思想體系,也因此人物雕塑造型高仿真,無論人物比例、動作手勢、服飾紋樣皆真實的再現了唐代仕女的生活原景。
此尊唐代白石雕仕女面頰飽滿,櫻桃小嘴,發髻松松挽起垂于額前,面龐豐腴圓潤,眉細長彎曲,柳眼高挑細彎,作垂視狀,神態嫻靜安詳;仕女直立,肩覆外披,雙手挽袖交于胸前,內著長裙垂地,儀態端莊典雅。仕女神態靜穆,儀態尊貴,線條簡約流暢,結構清晰,比例協調,雕塑感極強,于沉穩中散發生機,造像采用圓雕形式,人物輪廓清晰明朗,為標準唐代仕女之形象,實為極為難得的白石雕塑藝術品。

唐代 青石天王力士像 高 78cm
天王力士乃是釋迦牟尼佛的主要護法之一,他不僅是佛教中的古老概念,亦是帶有鮮明的民間文化色彩的信仰對象。常見的力士造型通常頭骨較大,脖頸粗,雙目凸出有神,寬鼻厚唇,呲牙咧嘴,身披天帛,上身袒露,下著羊腸裙。一般都是成對,常出現在石窟、寺廟等建筑門扉對稱的位置上。尤其唐代,作為石窟藝術的鼎盛時期,對于石窟的營造偏重造像,石窟裝飾大大簡化,力士及天王形象的浮雕紋飾通常較前朝得以簡化,但更長出現圓雕的形式,且規模不斷擴大。當「裝飾」讓位給「造像」塑像之時,天王力士等形象即肩負起了豐富石窟藝術題材的責任,多半裸的形象,強調對于肌體力量的表現,這不僅僅是對于唐代美術風格的立體展示,亦是適應宗教建筑所產生的極具戲劇感的裝飾情趣。
此件青石天王力士做憤怒相,雙目圓睜,張口露齒,鎖鏈交叉披于身前,胸腹部肌肉線條明顯,右手佚失,似弓臂提起衣擺,左手似執锏,臂膀筋骨肌肉線條明顯,身體厚實,似力量無窮,對于人體比例合乎法度,肌肉線條表述清晰,采用圓雕這一形式,基本完整的表現了力士的肌體與神韻,雖臂膀、雙足皆有些許殘損,但身軀依然氣勢威猛,有力拔山河之姿,為唐代力士風格之典范。

唐 花崗巖石獅 H 26cm
兩漢時期是中國出現獅子藝術形象的初始階段,并且在此時將獅子的藝術形象運用于雕刻藝術的先河,由此之后,中國的獅子雕塑藝術越來越繁榮。北魏時期由于佛教石窟雕刻藝術的傳入,獅子出現了新的形態,由立式奔跑狀態逐步演變為蹲坐式。而從唐朝干陵開始,獅子雕塑成為「石像生」中的主要成員,守護著帝王的陵墓并且在此時還專門設有統一制造并且布置「石像生」的官署。自唐以后除元朝以外的歷朝歷代的帝王陵寢都沿襲了唐代對于陵寢制度的規定,而獅子雕塑也一直常伴于帝王左右,擔任著守護皇陵的重要責任。這些石獅雖然造型各不相同,但總體卻均是體形高大,身軀飽滿,體現了唐人崇尚立體生動、豐腴飽滿的整體審美觀念。同時,唐代石獅在繼承了以往諸朝的石獅雕塑傳統的基礎上,根據唐人特有的行為習慣加入自己本身的特點。此時,陵墓建筑中的石獅開始出現蹲坐式這一新的藝術形象,并且呈現出馴服與溫順之色;在造型上,以往通常是通過陰刻線的方式表現出獅子體表的獅毛作為對獅子整體的裝飾,但在唐代除了表現出獅毛之外還將鏈條、緞帶、繡球等附加物裝飾于獅子身上,這種做法不僅僅是對石獅雕塑做出裝飾,更多的表現出了唐人馴服獅子的氣魄與文化。
唐代花崗巖石獅帶有明顯的隋唐時期石獅雕塑的風格特征,其早已擺脫了戰國至魏晉時期神獸雕塑中缺乏寫實性的特征,呈現了類似于家犬一般的面貌表現,神態栩栩如生,身姿協調優美。此唐代花崗巖石獅雕塑呈回首姿,頭部細致浮雕鬃毛自頭頂至底披于背部,面目鼓目,閉口,口銜纏身緞帶,脖套環玲,獅身呈蹲坐式,后肢均落地,前腿懷抱繡球,整尊石塑造型端正大方,以靜態的手法將動物的靈動之美展露無遺,可謂唐代動物主題雕塑中的精品。

云南11选5基本走势图